當前位置:中煤電子--尋夢園--創業史曙光       

 

回目錄 回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讀者留言     

 

丑小鴨的生涯(十一)----曙光


                              雙擊自動滾屏


 

  我在確認調轉工作沒有指望時,也就安心于水泥廠的工作了,我的出身條件和經濟地位決定了現在的命運,我必須面對眼前這樣的現實。在計劃經濟年代里,每個人的工作都由組織上來安排,就像天上星星一樣每個人都有他固定的位置,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幾乎終生不會發生改變,這才有典型的三五干部(年齡五十多歲、工資五十多元、家庭五六口人),一直到退休乃至于到生命的蠟燭熄滅都由組織來安排,甚至年輕人搞對象也要由組織來審查把關。那時候的基層領導也很操勞,他們幾乎要包管職工的全部事情,家庭吵架要領導出面調節,夫妻離婚也要領導上批準。工人就像機器上的一個齒輪,運轉一輩子也離不開為你設定的軸套。如果你想出人頭地只有一條道路--從政,只有在這條路上不停的攀爬,唯獨身懷絕技的政客們才有希望到達光輝的“頂點”。

  我在水泥廠工作半年后情緒逐漸安頓了下來,也已經適應了那里又臟又累的環境,為了那39元的工資我必須和所有人一樣起早貪黑的勞作,我十分清楚過高的奢望只能是一種幻想。75年秋天的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礦務局技術處李處長打來一個電話,說有事情要找我談話,當時心里頓時一驚,找我一個普通工人有什么事?我努力地回憶著復員半年多來的工作,也沒想起什么不妥當的事情來,我不敢怠慢急急忙忙騎自行車來到了礦務局辦公大樓找到了李處長。  

  原來礦務局技術處屬下有個地質勘探隊,由于工作業務擴展,缺少一名物理探礦員(放射性測井技術員)。該單位最近購入了一批全新的電測裝備,急需精通電子技術的人員來掌握。70年代在煤礦里一時很難找到此類高素質人才,是機電處遲福安在礦務局機關里大力宣傳鼓動下,技術處的領導才知道有個水平不同凡響的賈柏青,并且親自找到了我。

  我的各項條件基本都符合要求,美中不足的是該工作接觸伽瑪射線,對人體有輻射損傷。伽瑪射線也稱死光,是對生命殺傷力最強的放射線,過量輻射輕則白細胞下降、脫發、白發,嚴重時喪失生育能力、損傷肝臟等等,甚至有可能誘發癌癥。這項工作待遇很好,每月有6元錢的保健津貼,幾乎相當于一級工資,每月還有白糖、雞蛋、和細糧供應,但很多都人們懼怕那個伽馬射線,不敢從事這項危險的工作。李處長是個很和藹的領導,他明確地闡述了從事這項工作的利和弊,那顯然是在提前征求我本人的意見,可以看出這個領導還是很民主的。對于這項突如其來的機會我頓時產生了很大震動,我精通物理學,也懂得醫學,我非常清楚那伽馬射線有多厲害,但我實在是太熱愛電子專業了,我義無反顧地選擇了這份工作。

  與李處長談話不到一個月后,水泥廠接到了礦務局上面的調令,我被調到了遼源礦務局地質勘探隊,專門從事電測工作。電測是物理探礦的別稱,它是物理技術、電子技術、計算機技術相結合的一個分支科學。放射測井是用同位素鈷60做伽瑪光源,應用伽嗎射線的強透射能力給大地巖層透視,精確勘測礦藏位置,就和醫生給病人透視差不多,是一項神奇而神圣的工作。那精密的電子儀器裝在密封的玻璃鋼探棒中,可以承受住幾百個大氣壓,能深入地下幾千公尺,準確測量煤層位置。鉆探隊打完鉆孔后必須用我們測井儀器做最后定性測試。測井曲線記錄在感光紀錄紙上,就象醫院的心電圖曲線一樣。測井曲線要由地質專家精細解讀,也是一門十分專業的技術。


  我很快就喜歡上了這行工作,并且迅速融入了其中。對于我來說學習新知識比品嘗美味佳肴還具有吸引力,憑借我深厚的電子技術功底,和頑強的鉆研精神,我快很就全面的掌握了測井技術,并且具備了獨立到現場完成測井任務的能力。有一次我的師傅生病了發高燒,偏偏這時隊里接到一項緊急測井任務,如果不能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測井,雨季到來后有可能造成井壁坍塌而廢孔。那每一個鉆孔的成本是上百萬元,廢掉一個鉆孔就是損失幾百萬,領導們急得團團轉,像熱鍋上的螞蟻。我知道后自告奮勇提出自己來試一下,汽車把我送到梅河口鉆探現場,我出色地完成了這次測井工作,挽回了數百萬元的廢孔損失。領導們做夢也沒想到剛來幾天的愣小子,竟然有這般神奇的能耐。

  測井專業人員是一種技術性很高的工作,常通都是高等院校培養出來的本科人才,并且還必須送到國家102地質隊經過專業培訓方能上崗操作,遼源礦務局地質勘探隊沒付任何代價就得到一位高級專家,而且又有極好的勞動態度,領導們自然很得意,我也很快就成了地質勘探隊里頗受歡迎的人了。

  我干每一行工作都會非常認真,能全身心地投入進去,一旦投入進去就像掉進一個容器里不可自拔,經常制造出許多違反常態的笑話來。我們電測辦公事里的儀器設備很多,大門上掛著一把巨大的鎖頭,由此可以看出辦公室里面設備的貴重程度,我和師父梁秉義每人都有一把鑰匙掛在腰間,離開房間必須及時上鎖。我平時喜歡思考問題,深深陷進一個思考狀態時曾發生過忘記鎖門就離開單位的荒唐事。為了防止再發生敞門離開的“事故”,我強迫自己養成一個習慣,只要離開房間右手就會非常嫻熟的將那把大鎖頭穿進鎖鼻,咯嗒一聲把門鎖閉,這個動作我像在部隊軍事訓練一樣反復演練了許多次,動作越來越熟練,已經練成了一個下意識的習慣。

  在一個深秋的下午5點鐘,又到下班時間了,我匆忙的整理好了桌子上的物品后準備離開房間,當時頭腦里還在琢磨一個技術問題,我師傅那天在加班,不能準時下班,這個情況我也清楚,他的辦公桌就和我的對著,我眼睛看著師傅就習慣性的把房門咯嗒一聲給鎖上了,師傅看聽見我在門外像機器人一樣的往門鼻子上掛鎖頭,馬上朝門口跑過來,邊跑邊喊:小賈別鎖門!別鎖門!這時我已經深深陷入思考狀態,沒有聽見門里師父的的喊聲,僅僅察覺到有點噪音干擾,右手嫻熟而迅速的將大鎖頭咯嗒一聲按了下去,沒有任何反應就離開了單位回家了。

  梁師傅被我鎖在了自己的辦公室里,單位其他人到點后早都離開了,整個地質隊院子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值夜班的老付還沒上班,梁師傅在房間里無論如何呼喊,也無濟于事。那個辦公的門窗都是鋼板焊接成的非常堅固,他只能乖乖的在房間里等待,一直到晚上8點值夜班的老付來時,他才把鑰匙從門縫里遞出來把自己解救出來。

  我把自己師傅鎖進辦公室的故事成了一個笑話被廣為流傳,這件事我的師傅并沒有太怪罪我,因為他與我有許多相似的性格,能理解我怪異的毛病,隨后他給我講了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更可笑的事情。我們東北人都崇拜飛鴿、永久自行車,過去這些品牌自行車都是限量供應的,每個單位一年發幾張票,我的梁師傅資格老,他等了好幾年了,終于分到手一臺28飛鴿自行車,他把車子買回來后可高興壞了,好一頓收拾……為了品味一下新車的滋味,他在下班時騎車去了一趟市里第四百貨商店。走進商店總要在理面逛上一番,男人都不常進商店,今天走進來看到琳郎滿目的商品都會有新奇感,因為心情舒暢他還買了點東西出來。

  當梁師傅走出四百商店時恰好看到一輛七路公交車到站,人們紛紛追趕這輛公交車,都想搶一個好座位。梁師傅每天都乘公交車,已經形成了習慣,看到別人都在追趕汽車,他不由自主地也跟隨人群跑步上了那輛公交車回家了。擁有自行車那種心情美滋滋的,這是他企盼多年的愿望,回到家中余興還未消退,晚飯時老婆給他端上來一壺燒酒喝了起來。他喝著喝著想起了一個問題,馬上問老婆我新買的飛鴿自行車哪里去了呢?老婆說:你上班時騎去了呀!梁師傅努力的沿著時間順序回憶,終于想起來那輛飛鴿自行車還在四百貨門前呢!梁師傅扔下筷子像瘋子一般直奔四百貨跑去,天色已晚沒有公交車了,他只好徒步奔襲十多公里趕去四百。 在短缺經濟的年代,一輛名牌自行車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幾乎是技術工人一年的積蓄,如果丟失了該是多么大的損失?天已經黑下來了,梁師傅不敢去猜想他的自行車是否還能存在,他跑出了一身大汗,汗水已經濕透了他的衣衫,他的腳步依舊不敢放慢,當他來到四百門前時看到停車場里只有他那輛嶄新的飛鴿立在哪里……

  平時我喜歡觀察所有細小有趣的現象,像遇到螞蟻搬家、母雞孵蛋我都要蹲下來研究一番,琢磨個究竟,天生不是因循守舊的材料。在測井工作中我發現顯像工藝和定影方法都存在嚴重的技術缺陷,制做出來得測井曲線圖紙又黑又模糊,還不能長久放置。因為我是個業余攝影愛好者,平時喜歡自己鼓搗照相器材,沖洗膠卷放大照片,對顯影定影原理很有研究。我于是大膽的向師傅提出了改進成像方法,我的師付對此將信將疑,最后同意試一試。我一頭扎進了暗室鼓搗了起來,經過一番努力終于獲得了成功。改進后的測井曲線格外清晰漂亮,還降低了成本費用,勘探隊領導們看了以后樂得合不上嘴。地質組的人說:從有測井儀以來就沒看見過這么好的測井曲線,小賈你真行!隨著工作成績的不斷增加,越來越得到領導的重視,慢慢的我成了勘探隊里的一個寶貝了。

  地質勘探隊里面分二個部門,一個地質隊,一個測量隊。測量隊是專門從事地面圖形測量的,礦區的地形每時每刻都在變化,我們要不停的更新資料。測量隊的劉隊長有一天找到我說:“都說你有很高的電子技術,能不能幫我們設計個探測儀器,能夠準確探出埋藏在地下的鋼筋混凝土坐標?他們的人員可以減少大量挖掘工作”。

  國家測繪網在各地都有固定的坐標點,用混凝土做成的基準點埋在各個三角點的地下,上面有標準的經緯度和標高。大地測量前首先要找到這些基準坐標點,由于它深埋在地下,測量隊要雇當地民工在很寬的范圍里挖掘尋找,費時又費力。我一聽就來了興趣,那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工作,這項研究沒有任何經費和報酬,我只為追求那個成功的快樂感,也是想驗證一下自己久違了的電子技術能力。我打聽清楚了那個坐標埋的深度,里面是否有鋼筋,就自己開工干了起來,我要做一個金屬探測器,來尋找深埋在地下的鋼筋混凝土坐標。

  我設計的儀器是應用差頻式金屬探測器原理,我找到一個網球拍,在外框上盤繞出了一個大環形震蕩線圈,振蕩頻率選在20KHZ左右。我又拆開一部報廢了的半導體收音機,取下了不用的零件,留下了里面的低放和喇叭還有6伏的電池盒.自己重新刻制一塊電路板,將20KHZ的探測信號用倍頻器提升25倍到500KHZ,放大濾波后與500KHZ石英晶振基準頻率混頻、放大、檢波,低放送到喇叭。網球拍上的檢測震蕩線圈附近遇到金屬物體后,渦流效應就會改變電感量,使震蕩頻率升高,探測頻率與基準頻率相減,從喇叭里可以清晰的聽到頻率偏移的差頻聲,能夠非常有效的檢測到0.5米以內的金屬物體,與現在民航機場里使用的金屬探測器差不多。

  我把頻率選在20KHZ是為了適應低頻介質,提高穿透能力。但低頻的頻偏小,探測靈敏度太低,我靈機一動把短波通信的倍頻技術應用到了這里,用倍頻器提升25倍后探測靈敏度提高了25倍。儀器安裝在一個紅旗牌半導體體收音機殼子里,使用原有的檢波和低放電路。探測線圈固定在網球拍上,后面接上一根長長的,木柄上就和《地雷戰》里日本鬼子使用的探雷器差不多。

  “試機”是在遼源礦務局地質勘探隊院子里進行的,那天恰好是月末,鉆探隊、測量隊的全體人員全回來領工資,院子里積聚有上百人。辦公室的文書張云山就是不相信我的儀器能探出埋在地下的金屬物品,叫著號和我打起了賭來。這下可熱鬧了,引來了勘探隊里上百人的圍觀。誰賭輸了馬上請大伙下飯館吃飯!院子里剛好有一大堆剛運進來的沙子,鉆工們找來一把鐵锨頭,把我推進屋里不準許我看到外面,然后把那個鐵锨頭深深的藏進沙子里。

  我在眾目睽睽下拿出儀器開啟電源,那個喇叭里發出一股古怪的叫聲,眾人們屏住呼吸聚精會神地觀賞這場賭局的最后結論。探測線圈在沙子表面緩緩移動,當線圈移到埋藏點上方時,儀器發里立刻出尖銳的哨叫聲,在不到三十秒的時間里就在大堆沙子中準確的找出了那把鐵锨頭。在場的人全看傻了!張云山就是不相信,懷疑是有人暗中給我指點了位置,這次不算行吧?不算!要重來。我說:“行!重來就重來!”這次張云山自己親手埋的鐵锨,埋完后還把沙子表面撥平,擔心留下埋藏痕跡。我這次又輕而易舉的將那鐵锨頭找了出來,接著又反復地給大家當眾表演了好多次,在場的人全被我的儀器表演折服得五體投地,只有最后一次我怎么也沒找出來埋藏的物品,那是因為他“玩賴”藏了一塊磚頭,我當然探不到了,沒有探到磚頭張云山借機會耍賴就是不請客。

  在地方上掌握有電子技術很是令人羨慕的,那個年代人們的收入很少,家中的收音機、電視壞了舍不得花錢修理,全是靠朋友幫忙。我因此成了十分受歡迎的人。隊里有一位復員兵出身的司機,叫張新成是66年兵,因為他開嘎斯車,大家給他取了個外號叫張嘎斯。張嘎斯性格開朗,喜歡搗鼓新東西,經常找我修理汽車上的電器,我們很合得來,自然成了好朋友。

  我倆一起出車時,保準搞出些新名堂來。夜里開車追兔子,在野外燒毛豆、烤苞米……秋天里東北的特產大豆又肥又大,隨便抓一把連根的豆桿,用火一點就著,隨著噼噼啪啪一陣爆豆聲,地上落滿了黃金般的熟豆粒,吃起來天然的食物又脆又香,燒一鋪毛豆兩個人吃不完,那種回歸大自然的感覺就是愜意。手懶的人不用燒也可以撿到別人的吃剩的“豆鋪子”。如果你要是也想撿吃的話,你可要摸摸是不是濕的,如果是濕的千萬不要吃,那是被人澆尿了,我們東北人就這點不討人喜歡。


  一次我們到平崗煤礦測井。工作完畢已是晚上十點多了,我倆人一商量連夜開車回家吧,在外面過夜多沒勁。說走就走,我們的嘎斯車破舊的很,從平崗到遼源六十多公里,路面坑洼不平,我倆不甘心沿原路回去,總喜歡探索別人沒有走過的路。憑感覺我認為還有一條鄉間小路很近,就這樣決定了走小路回去。那天夜里是個陰天,沒有一點星光伸手不見五指。汽車的前燈射出兩道白光柱,四周靜悄悄的一片漆黑,人置身于大自然中顯得十分渺小。

  我們在荒野中沿著模糊不清的小路緩慢前行,鄉間的路很不規則,時不時的遇上岔路,在荒郊野外沒有地方問路,每次遇到岔路口不知道該往哪里走,當兩個人都吃不準往哪邊拐彎時,時只能靠拋硬幣來決定向左還是向右。我發現前面的路越走越窄,拐來拐去到后來干脆沒路了,想原路退回去也不行,此刻已找不到來時的路了。天上沒有半點星光辨不出方向,一種莫名的恐懼油然而生,據說荒野中有野狼群,餓極時會攻擊人……

  我們的汽車在橫壟地里搖擺著前進,就像跳迪斯科一樣。不知走了多久,汽車發動機突然停止了轉動,燈光全熄滅了,天地頓時一片漆黑,車里發出一股燒焦塑料的氣味。這下可完蛋了,我很清楚那是汽車震動將線路短路了。這樣的故障在白天都很難修理的,晚間更是難上加難了。看來今晚要拋錨在這荒野里,非要在又冷又黑的野外過夜不可了。不行,無論如何不能在這荒郊野外過夜。

  好在我們帶有測井儀器的修理工具,我爬上汽車后面上大箱,從工具箱里拿出手電筒、萬用表,還有鉗子。平時的好學使我對汽車的點火電路控制電路都很精通,我沿著蓄電瓶的線把,一級一級地測量,終于找到了尾燈線在車橋下方“搭鐵”短路的地方。我用鉗子掐掉尾燈線,換上新保險管,汽車立刻恢復了正常性能。張嘎斯這回真佩服死我了,“老弟你也太能耐了!”我們高興得手舞足蹈又上了路,人在勝利時容易得意忘形。就在我們慶幸之時,我突然發現汽車燈光射出去后沒有了反射,我大叫一聲:站住!張嘎斯一腳急剎車。車停下之后我們定睛一看,我的媽呀,上帝真是保佑!汽車前面就是懸崖,那崖下是一條大河,再往前開行一步就掉進陡崖下面的遼河里啦......。

  我慢慢的成了電測班的主力,我的師傅自從我到來后清閑多了,測井工作幾乎全讓我包了下來。我是個工作狂,對工作認真負責技術又好,地位在一天天在地提高。不久單位又給電測班調進來三個年輕的學徒工:黃余峰王富 崔毅。我從此帶起了徒弟,這三個人聰明好學,我很喜歡這三個年輕人,與他們相處得非常好。我的幾個徒弟很崇拜我這個大哥哥,那是因為我經常出些怪異的點子,什么東西都喜歡搞個與眾不同,很對三個徒弟的胃口,我一呼百應把電測班搞的紅紅火火,讓周圍的人看得眼熱。

  1978年的5月柳綠花紅的季節又來到了,遼源市的郊外春光份外明媚,工作上出色的表現讓剛回鄉的我感到無比的愉悅,成就感激勵出我一股童年般的沖動,在我的鼓動策劃下,地質隊的工會、共青團、武裝部一同組織全隊職工到郊外春游踏青,還安排了打靶扔手榴彈等項活動。我成了這次活動的核心人物,協助共青團七八十人一起組織年輕人到八一水庫春游還有歌舞娛樂。地質隊專門安排了三輛大卡車協助活動。八一水庫是遼源市著名的郊游景點,距離市區四五十公里,活動需要整整一天的時間,午餐要安排在野外進行,最大的問題是費用,所有的活動都要一筆不小的資金。費用怎么辦呢?這次活動總不能再去找領導討要吧?領導們已經給足了我的面子,安排汽車還停工放假,不能再麻煩領導了,但是也不能讓大家自己掏腰包啊?  

  這個事情難不倒我們的,黃余風給我出了一個解決經費的點子……我先請示了地質隊的后勤領導,然后把鉆機現場返回來的報廢設備讓徒弟們拆卸開來,取下黃銅軸瓦還有電氣設備中的紫銅板等貴重金屬,讓徒弟聯系廢品收購站的人前來收購,一次就換來幾百元的資金。我們買回來香腸、面包、蛋糕還有啤酒飲料。我把自己裝的高保真功率放大器和一對大音箱安裝在解放牌汽車上,使用電測儀器里的48V蓄電池供電,用剛問世的手提錄音機做信號源推動大功率高保真擴音器,那洪亮清晰的音樂響徹了八一水庫景區。

  七十年代還沒有高保真音響商品面世,我利用到外地出差的機會買回了我國剛剛問世的大口經14“飛樂牌橡皮邊喇叭。我求戰友王寶林給自己打制了一對巨大的三分頻音箱,做出了遼源市第一套大功率高保真音響。功率放大使用在廣州買回的大功率厚模電路STK465,接成BTL輸出模式。那渾厚圓潤的低音,清脆明亮的高音讓所有在場的人們為之傾倒。動聽的音樂引來了許多圍觀的游客,人們從來沒有聽過這么好聽的立體聲音樂,讓不少出游的兄弟單位駐足觀賞羨慕不已。年輕的男女伴著優美的音樂在河灘上偏偏起舞,地質隊這次可風光透了。

  年輕人嬉戲著坐在林蔭下,擺出我們帶來的水果、香腸、蛋糕,啤酒和飲料。野餐吃的這些食品沒有讓大家掏腰包一分錢,都是我們出的“鬼點子”,把勘探隊報廢了的機電設備給拆了,撿出有用的零件留下,將廢銅爛鐵全部送廢品收購站換回了一筆可觀的資金。平時這些廢品只能堆在院子里慢慢的氧化腐爛,沒人去處理。出游的年輕人除了感激組織者為他們提供了這次機會外,也對電測班產生了幾分羨慕之心。盡興的打靶射擊結束后,大家仰臥在草叢中盡情享受著大自然賜給人們的春光。漸漸的這個電測班成了地質勘探隊里的“世外桃源”十分令人仰目,也引來許多人嫉妒的目光。

   1979年遼源礦務局成立綜合處,選中了地質隊這塊風水寶地,地質隊的級別小,成了這次權力角逐的犧牲品,我們地質隊被迫搬遷到遠在東城的階級教育展覽館。階級教育展覽館那里是個很幽靜的地方,好大的院落占地有幾十畝,這里遠離市區,沒有單位喜歡到這里來。高大的展覽廳被改造成了辦公房間,那是文革時期修建的階級教育展覽館,是展示日偽時期中國礦工遭受日本人侵略奴役的場所。我們的后面就是全國著名的方家墳,現在這個大院子全部給了地質隊。

  地質隊的新家院子里種滿了鮮花和樹木,環境非常好,我和幾個徒弟都很喜歡這個地方。我們電測班分到了很大一套房間。這個展覽館是國家出資興建的,安裝有許多電動控制的場景和人物模型,拆建時一件也沒有沒有保留,全部毀掉了。這次我又獲得了一次尋寶的好機會,我們師徒四人不停的忙碌,獲得了大批電子控制模型、變壓器、照明燈、小電機、繼電器、晶體管、可控硅等元器件等等,這些東西別人沒有興趣,對我來說那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我天生喜歡整潔,領著三個徒弟把新分到的房間收拾得干干凈凈,用拆展覽館的木板自己改造了高大的房間,硬是自己搭出了一個二層閣樓來。我們并不缺少房間面積,追求的是一種制造欲望。房間的布局全按我的設計實施,第一次嘗到了自行設計工作場所的樂趣。我們把辦公室修飾得象個研究所,八年軍旅生涯養成我嚴謹的軍人作風,那儀器設備、工作臺案、辦公桌椅擺放得和部隊一樣整整齊齊。我們的工作服是白大褂,過去師傅們從來不穿,那衣服發下來就丟在了一旁,我到來后要求大家全部穿起來,走進我們白色基調的辦公室,就好像進了醫院,這里的環境讓我改造得是那樣的與眾不同。

  時隔不久礦務局給地質隊撥下來一筆資金,在渭南購買回來一部測井專用汽車,那是用大客車改造成的,先進的裝備、優雅的環境,再加上濃重的文化氛圍使我們這個小集體變得更加高雅與神秘。地質隊搬家到展覽館后大家上班變遠了,每天早晚要用汽車接送上下班,當時都是用解放牌大卡車加幾個護欄載人。冬季里乘坐在沒有棚子的敞車上面寒冷異常,而電測班的測井車也就成了特殊待遇的上品,擔當起接送機關干部的工具。普通人要學會拍電測班人的馬屁才能上我們的汽車,電測班這個小單位越來越成了令人神往的地方。

  展覽館新工作地點遠離城市,沒有菜市場,也沒有吃午飯的地方,每天要自己從家里帶飯盒。中午飯盒需要加熱,并且沒有新鮮飯菜吃很不方便。我看到電測班辦公室房后每天都是煙云繚繞,那是蒸氣取暖排空的尾氣,能量很足白白的放掉了。于是我萌生了發明個蒸汽飯鍋的念頭。我們新改造的辦公室采用氣暖供熱,廢氣不回收,我們辦公室剛好在供氣的尾端,我找來了二個大鋁盆在機加車間鉆個大孔,用管子把暖氣片的尾氣引進我發明的“蒸汽鍋”里。 我的三個徒弟都不相信這個鍋爐能把飯做熟,他們信服自己師傅的電子技術,但不知道他還精通物理,更不相信不用生火就能把苞米查子做熟!因為我是他們的師傅,他不相信也不敢反對,就是不想把帶來的大米和茄子放進去,我知道他們的心思,就沒有強迫他們。試鍋那天非常隆重,我把淘洗好的苞米查子和土豆放進了“鍋爐”里,還有辦好佐料的豬肉,氣鍋密封好后等待十點鐘送氣。苞米查子最不容易做熟,他們一定是要看看師傅的笑話表演了。

  十點鐘蒸氣準時送來了,那6分管的排氣口被蒸汽吹得呼呼作響,我的蒸汽鍋爐被蒸汽團團包圍看不見了。大約40分鐘過后我一聲令下“起鍋”!王富帶著手套移開了蒸氣管子,打開鍋后那金黃色的苞米查子還有開了花的大土豆帶著香氣撲面而來。我們的鍋爐成功啦!我的三個徒弟可高興壞了,這樣我們每天都能自己動手做新鮮的飯菜啦。

  1979年的冬天地質隊分配來30多名年輕漂亮的女孩充實基層單位,她們都是頂替父母來接班的孩子。礦井下面是不準許安排女職工的,地質勘探隊就成了接班女工們的首選單位。地質隊這里從來都是男們人的世界,現在突然改變了規矩,如同在白菜地里種上了鮮花。地質隊的小伙子們見到有著么多漂亮的女孩來到身邊,個個都很興奮,他們天性喜歡在姑娘面前表現自己,工作起來格外賣力氣,這里的氣氛立刻變得活躍和朝氣十足,那句話: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估計就是這個道理。

  我帶領一群年輕帥氣的弟子在地質隊里格外引人矚目,好多女孩們喜歡和我們在一起工作,每當中午休息時候電測辦公室里就擠滿了前來吃午飯的女孩們,因為賈大哥有個出名的蒸汽鍋爐。女孩們爭先恐后的來這里也不完全是來做飯,她們都期望能分配到電測班這個單位工作。開始我不習慣在女孩面前吃飯,有女孩們在場我總是害羞得張不開嘴,大概是我有異性恐懼癥吧?慢慢的熟悉后才習慣過來。

  女孩們似乎比賈大哥更大方些,首次來我們班吃午飯的有:趙春燕、張鳳杰,小宋、王旗、小曹……她們都是剛剛走上工作崗位,在家里還是父母照看的孩子,今天就得像雛鳥起飛一樣,什么都要自己打理了。賈大哥會做飯還能指導她們如何配餐,自然成了她們的好朋友。年輕人在一起無憂無慮的工作與生活,自然形成了以電測班為中心的小團體,在許多時候大家的午飯都是共享的。飯后大家喜歡到綠草如茵的方家墳里面轉悠,帶著賈大哥的手提錄音機欣賞鄧麗君的歌曲。王旗是個很有水平的的業余歌手,幾乎沒有她不會唱的歌曲,我們錄制并編輯大量自己唱的歌曲磁帶,自娛自樂互相交流,把業余生活安排得很有情調。

  電測班就像一個其樂融融的大家庭。在我們辦公室的墻壁上有一塊巨大的水泥黑板,那是原來階級教育展覽館留下來的,我讓徒弟們把它刷洗一新,然后用墨水重新涂了一遍。夏日的午休時間很長,中午我們就在上面練書法、作詩。那個年代哪里會作詩啊?根本不懂平仄對仗,能押韻就不錯了,其實就是些順口溜。年輕人都喜歡搞惡作劇,編詩罵人。地質隊里食堂有個炊事員外號叫許毛驢子,因為他的脾氣不好大家送他這個外號。隊里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名,一提許毛驢子全隊都知道這個大名。許師傅燒得一手好菜,粗糧細做小菜十幾道不重樣,真是一把好手。一到鉆探現場大家總是喜歡拿他開刀,給他寫的長詩連載分上下集外加續篇。我對于這個事情更是樂此不疲,年代久遠記不得大部分內容了,現在還能回憶起幾篇特別搞笑的:下面是我的“成名之作”:

  報曉雞
許家蒼蠅娶嬌妻,
毛房孳養爛頭蛆。
驢馱萬卷不識甲,
子時嚎叫報天黎。

  這首詩剛看它沒有出奇的地方,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內涵。如果你把詩頭的四個字順著念就是:“許毛驢子”。這首惡作劇的詩被鉆工們寫在紙上送到了白泉鉆機食堂,許師傅接到詩后還連連夸道:好詩好詩!鉆工們故意反問道好嗎?許師傅文化水平不高,生怕小年輕的瞧不起他,假裝明白的說:不錯不錯!鉆工們又調皮的說:你順著念!當許師傅明白過來后拎起炒菜鏟就追了出來,鉆工們一見大事不好撒腿就跑。

  據說唐伯虎也喜歡做這樣的“藏頭詩”,用其嘲弄朝廷。文革后的年輕人沒有學到多少文化知識,對文學還有一種敬畏和迷戀的感覺,這一幫土秀才利用這個機會瞎開心窮歡樂,此頭一開就誕生了大量的W系列作品(女)和M系列作品(男)。在我的帶動下地質隊的年輕人開始了一場習文練字的熱潮,下面的一首藏頭詩是我們送給地質隊書記的大公子--廉波的“敘事故事”中的一段。廉波是新到我們地質隊的工人,家里人望子成龍,因為他沒有專長感到頭痛,他沒事常到我們辦公室胡侃,現在也到了婚嫁年齡,有人正在給他提親介紹對象,我們就以此題目拿他開涮了。

  無題

廉泉之水向東流,
波涌松江萬里秀。
缺山難養鳳凰鳥,
德才不遇任風流。
偷情逆子有何去?
看花時節下金州。
老子無奈成一統,
婆娘夜泣東廂樓。

  這首詩是描寫廉大公子去遼寧金縣“相親傳”系列的一段,我們用隸書體寫在黑板上供大家鑒賞,也故意引誘廉波前來觀看。廉波琢磨了一個星期也沒讀懂這行詩的“真意”,還問大伙這是哪個朝代的詩詞?我們哈哈大笑說:“是古人為現代人寫的,不信你順著讀看看是什么意思?當他讀到:“廉波缺德偷看老婆”后,大家以為又會發生一場“撕打”,廉波吃驚地看著我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不信這首玩笑詩是出在我這些“土八路”的手里。這塊黑板上的詩詞每日都在不斷更新,不單創意新穎而且內容十分豐富。

  一天我給地質隊里最漂亮的女孩--小曹寫了一首煽情詩,小曹叫曹桂芬,高挑的身段,烏黑發亮的長發,白皙的臉龐上長著一對會說話的大眼睛,是眾多女孩中的佼佼者,也是地質隊里一朵耀眼的靚妹。小曹和其她幾個女孩一樣也是電測班辦公室里的常客,我的視線最怕直接碰觸她的那對閃閃發光的大眼睛,和她相遇時很想看上一眼,每當我的目光與她相遇,那長長睫毛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射出來的光芒會讓我觸電!我只好忍耐著不去看,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沒有資格去奢望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你是誰?你應該怎么辦?......”

  午休時分到了,小曹準時來到了我們的辦公室,還像往常一樣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先傳了過來。今天情況不同,她一進房間大家立刻鴉雀無聲,靜靜的觀察她的表情變化。因為在大黑板上寫滿了給她的贊美詩。可是出乎我們的意外,她那有神的大眼睛看了一下黑板后沒有任何反應。我們還以為她沒看出來給她作的詩,黃余風特意把她重新引到黑板前,她還是無動于衷。后來大家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原來小曹是一個目不識丁的姑娘。她家住在遼河源鄉東邊很遠的農村,是頂替退休父親來到礦務局工作的。小時候家里孩子多生活十分貧困,沒有錢供她上學。大家心里都在感嘆:真可惜啊,貧窮造就了一個美麗的文盲!

   這些漂亮的女孩們想來這個電測班工作的愿望全落空了,沒有一個能分到電測班的小單位來,主要是這里的放射性工作對女子卵巢生理有強烈的殺傷作用,甚至能造成永久性不孕育,所以上級沒有批準女性來我們電測班。趙春燕工作潑辣肯干分到了財務當出納員;張鳳潔聰明伶俐被分配到了地質組作描圖員;曹桂芬雖然沒有文化,但她頭腦聰明,買東西算帳準確麻利,工作能吃苦耐勞被分配到了鉆機食堂;能歌善舞的王旗和小宋分配到了汽車隊。我們雖然已經分開不在一起了,但已經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一次我自己因公到梅河鉆探現場,趕到駐地時天色已晚,晚飯已經開過了。按規矩非正點到達的人員食堂不能開飯。食堂里全是新分來的年輕姑娘,小曹就在這個班,她看見我來了高興得喜出望外,親自下廚房給賈大哥端上來可口的飯菜。盡管我一再囑咐她少盛飯,小曹為表示友好還是給賈大哥盛了滿滿的一大碗飯,里面還埋進了一塊大肉。她坐在我的對面笑瞇瞇地看著我吃飯,一邊和我聊天,這碗飯盛得實在是太多了,我真的咽不下去了,可又不好意思當著這么漂亮姑娘的面把飯倒掉,我硬是咬緊牙關裝好漢,堅持吃完了那碗“飽含深情的飯菜”,結果那天晚上我被撐得跑肚拉希吐酸水。

  小曹不光是個美人坯子,她天生聰明勤奮好學,還能吃苦耐勞,更可貴的是她為人善良,可惜這么優秀的女孩沒有受到正規教育,和她同齡的孩子還在學校里朗朗讀書的時候,她已經過早地背負起扶養弟弟妹妹的生活重擔。假如時空倒轉我還有一次選擇機會的話,也許我就會選擇她。年輕人特有的敏感讓我覺察到她遇到我時會有一種異樣的情感釋放出來,但我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因為我家和她家一樣貧窮,貧窮使我從小就自卑,我堅信所有美麗的女孩都不會喜歡我,心里默默的背誦著一句話:“沒有錢,別愛我!”,每每遇到這樣情景來臨時,我總是不知所措的選擇了沉默……。

  幾年后當我聽說曹貴芬嫁給一個農民苦力后,我的心里泛起一陣隱痛,我這時才明白過來一個道理:美麗的女孩不一定都清高!或許在小曹的心里一定認為賈大哥是個高不可攀的大男人,這段歷史留在我心中的只有悲涼與惆悵,或許在今天我一定會發一個短信給她,告訴她“賈大哥也不是個高傲的人”。那個時候的人都很古板,活得很累。     

  我是個不甘寂寞的人,發明創造是我一生最大的樂趣。我們測井儀的探棒要深入井下上千公尺的地下,測井時用專用絞車拖帶測井電纜牽引探棒上下移動。每次測井要進行上下多次往返,操作時要格外小心,稍不留意就會“過卷”,就是拉過了頭。測井絞車的力氣巨大無比,絞車過卷時探棒位置被提升超過滑輪后,測井電纜就將被拉斷。探棒脫離電纜后就會掉進鉆孔中,造成掉探棒的惡性事故。深深的鉆孔只有150毫米直徑,探棒掉進去處理起來是非常麻煩的事。探棒屬于精密儀器價格昂貴,把探棒從上千米深的鉆孔里打撈上來還不能損壞,真是要有許多高超的技術,搞得不好不單是損壞探棒,還有“廢孔”的危險。

  要防止過卷就必須幾個人用眼睛死死盯住電纜上的深度記號,那記號是我們自己用膠布纏出來的,每十米一個。我們像乒乓球裁判員一樣的呼喊著累計深度:670米 660米 650米……330米310米 ......提升時泥漿會遮蓋住深度記號,那記號用久了還會脫落。為了保證測井曲線的連續性,絞車不允許中途停車判斷深度,我們每次開絞車時總是心驚膽戰。盡管我對工作十分認真,但由于工作方法原始,缺少有效防止過卷技術,掉探棒的事故還是時有發生。為了杜絕掉探棒的事故,我又開始了一項新的探索,我要發明出一個可靠的“過卷報警器”。 測井的絞車卷盤電纜是多層卷繞的,用機械辦法根本不能識別深度,無法防止過卷。我突發奇想:用電纜駐磁深度記號作為探測標記,那是一種可靠的、準確的、永不脫落的深度標記,也不需要人工計算深度。我用駐磁器在測井電纜上準確駐上了磁記號,每十米一個。測井電纜是鋼銅絞繞的芯線,很容易磁化。我設計了一臺高靈敏磁場探測儀,用來撿拾電纜上的磁記號,在電纜的盡頭駐上了密集的磁標,當絞車快要把探棒拉到地面時,測井電纜掠過磁場探測器,就能收到連續的電磁脈沖,及時準確的發出預警信號,非常有效地解決了過卷問題。

  這臺的新儀器用于實踐后絞車工不必再緊張的盯住那掛滿泥漿的電纜了,測井時每十米就有一個信號脈沖輸出,這臺過卷儀器就會發出一聲清晰地嘀嗒聲。我們測井時甚至都可以清閑自在的干些其他事,自然輕松了許多。這項成果地質勘探隊還特意嘉獎了我給破格地加了一級工資,成功的喜悅加上優越的工作環境把我們美壞了。

  1979年夏天我還在美滋滋的品位那件發明成果時,又發生了一件重大測井事故。我帶隊到梅河五井測井,為了趕進度我們在深夜還在井場。按著慣例我們完成了放射測井的曲線緊接著進行電阻率梯度曲線測試。崔義操縱著測井絞車緩緩的開動著,夜里一點鐘,我們發現測井電纜發生了異常的跳動了一下,那是探棒上拉受阻的現象,嚴重的阻力會拉電斷電纜,造成探棒脫落事故,我感到一陣緊張,這樣的現象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祈禱上帝保佑吧。時隔不到五分鐘,那電纜再次發生跳動,這次跳動更加厲害絞車也被拉得跟著跳動,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那緊繃的電纜跳動一下后突然垂落了下來。我的心理立刻預感到災難臨頭了,命令停下絞車。我用手按壓電纜軟軟的已經沒有了拉力,那是由于井壁坍塌夾住了探棒,坍孔恰好發生在提升探棒的階段,探棒被牢牢夾在600多米深的鉆孔中,測井電纜已被拉斷了。

  為了打撈這個新購進來的探棒,請來了鉆探隊里技術最高超工程師和鉆工。事故現場集聚了大批能工巧匠,我們用了足足一個星期時間才成功的將井下的探棒打撈了上來,設備終于獲救了,我也一直守候在事故現場。鉆工們用鉆具把探棒慢慢頂到孔底,再用長長的巖心管緩緩得向下鉆進,把探棒連同巖心穩穩得裝進了巖心管。當那連泥帶水的探棒從巖心管里取出時,我沖上前去接過了“久違”了的探棒感到分外親切。這場事故引發了一場圍攻我的事件,事故分析會有礦務局技術處領導參加,會上氣氛異常緊張,事故責任直指我的頭上。常言說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我感覺到是別有用心的人在利用這個事故為由來整我,事故責任追查小組死死地抓住我不依不饒。

  我本來就是個剛烈的性格,容不得這些講歪理的領導,最難接受的是那些外行當官們無端的指責,看樣子這次非要處分我不行。我覺得很窩囊,那分明是意外事故,是無法抗拒的隨機現象,我究竟做錯了什么?鉆孔坍塌分明是偶然的災害,與人為操控沒有任何因果關系,再說了那測井電纜是102隊撥給我們的陳舊的物資,是20多年前生產的產品,鋼芯已經嚴重銹蝕,早就該淘汰了,我為了給地質隊節省資金一直湊和著使用,我早就申請過要求更換測井電纜,要追查責任那是領導上的責任,現在反倒成了罪過,我那個氣就別提了。

  探棒已被成功的打撈上來,并沒有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只是電纜被拉斷了,這也要受到處分?當官的嘴大講起大道理喋喋不休,他們不顧事實真相,霸道的不容我申辯。在會上我勃然大怒據理力爭,竟敢在公開場合頂撞領導把我的三個徒弟給嚇懵了。事故調查組的人要求調查取證的時侯有二個徒弟早逃得無影無蹤了,只有黃余峰勇敢地站出來說話。在我和他們激烈的爭辯時候,機靈的黃余峰跑到測井工程車里掐下一截電纜,用鉗子當眾剝開,只見那電纜中的鋼芯銹蝕斑斑,用手輕輕一彎就斷了!電纜內護套上赫然的寫著:1958年生產 ,天哪!是大躍進年代造的電纜,快三十年啦!見到此景在場的人們全部為之愕然。黃余峰的舉動出其不意的扭轉了局面,我乘機反撲,用我的伶牙俐齒給那些固執的領導以有力地回擊。

  遼源礦務局的煤田勘探重點轉移到了梅河口以西邊的地域,那里是一片遠離城市的農村,鉆井隊的工人長年工作在野外,住在農民老鄉家。那個年代缺少文化生活,除了七個革命樣板戲外,再加上老三戰電影(地道戰,地雷戰,南征北戰)別無其它選擇。演員唱上句下面人唱下句,臺詞大家都背熟了,精神極端空虛,工人們的情趣無處發泄,喜歡搞惡作劇,基層工人可不習慣文明的游戲。

  有一次我下現場,夏天烈日當空,正遇到小販賣汽水到鉆機旁,地上堆滿了空氣水瓶子。這時已到了下午3點換班時間,就見對面山坡上外號叫大狗的鉆工搖搖擺擺來上班了,人群里立刻有人提議給他搞點節目,小王說“把空瓶里灌點開水,他來后送給他一瓶高級汽水”。老馬說:“那太沒意思,要搞就搞出點水平來,讓他喝水太便宜他了,上次的仇我還沒報哪”。說話間他對著瓶子撒了一潑尿,馬上又有人說:大狗精的很不會上當,我有辦法讓他中招,他到了以后你們大家來搶這瓶“汽水”。

  說話間大狗已經來到了鉆井塔前。弟兄們!我這還剩最后一瓶汽水,誰叫我一聲干爹就給他喝!話音剛落大家全上來搶汽水,大狗長了一身蠻力氣,遇到這等好事豈能落后,甩掉外衣就沖了過來,別人搶都是假的,誰搶都不會拿到,只有大狗一上手就搶了下來,這個傻小子對著瓶子就是一大口,在場的人笑得站不住都癱倒了地上......

  勘探隊駐在梅河口以西的朗家鋪子,那里以種植水稻為主要農作物,農民整日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勤勞作,一年到頭收入聊聊,家家生活都很清貧。鉆探隊工人的到來后為本地帶來不少生機,隊員們有錢有技術還有文化,老鄉們非常崇拜鉆探隊的人。鉆井班的小伙子年輕帥氣,讓當地的姑娘們格外眼熱。每當傍晚收工時分,鉆探隊員與公社社員兩個部落相遇之時,女人們眼里發射出來的秋波讓你心旌蕩漾。遇到這樣的場面我總會臉紅心跳,情不自禁的低下頭。

  我的一位好朋友是鉆井三隊的岳班長,他身材魁梧,英俊瀟灑。為人謙虛和藹,只有一個缺點--沒文化,表面誰也感覺不出他是一個大字不識的文盲。他住的老鄉家正巧有一位漂亮的姑娘偷偷的愛上了岳班長,用現代語言那叫“暗戀”。岳班長已結婚成家,他很粗心沒有發現自己有這樣的艷福。

  勘探隊員每年都有休假,在岳班長他長達一個月的休假期間,那女孩痛苦不堪,每天都在偷偷的流淚,到后來實在忍耐不住心中的苦悶時,就提筆給岳班長寫了一封情意綿綿的情書。據說那信寫的相當感人,不亞于現代網戀的美文。岳班長在遼源家中收到這封情書后,不知道是誰給他寫的信,還以為是鄉下母親又來信要錢了,就主動把信拿給老婆看,還說“這是誰給我寫的信?你幫我念念……”結果引發了一場家庭戰爭。事后岳班長真是追悔莫及,有口難辯,見人就說:“真可惜了,我太對不起那漂亮女孩的一片真心了!”這個動人的故事成了地質隊家喻戶曉的經典事件被廣泛傳揚,據說后來還誕生了續集。

   野外地質勘探生活非常寂寞和艱苦的,我們一年四分之三的時間要在野外度過,鉆工們的放蕩,演藝了無數的“準愛情”篇章,老鉆工們都有精彩的系列傳記。鉆工們上班時嘴里哼著自編的小調:郎家鋪子的妞“沒腰”,撈不到是個大草包。和年輕人在一起每天都有新鮮的故事發生,這里雖然比不上在部隊那樣的科研條件,但使我最感到滿足的是有充足的學習時間,獲得了學習新知識的好機會。這里是我人生中再一次重大的轉折點,我仿佛看到了東方地平線上的一線曙光......

 

 

  

         

轉載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宙斯2送彩金 河北11选5任7技巧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啦 暗黑3夺魂之镰赚钱 分分彩平台上银狐网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网络棋牌输钱帮你追回 拼多多上新怎么赚钱 17140大乐透复式推荐号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公式 金沙棋牌游戏手机版 ps4gta5单人局怎么赚钱 双色球规律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2019信誉棋牌游戏 房地产为何这么赚钱 360新疆时时彩开奖